致初学者

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智者观测到行星的移动与人类社会的活动有着某种规律性的关联开始,再到古希腊、古埃及和古罗马的先贤们将之体系化、理论化,占星学以各种形式在这个星球上已经存在了数千年。在漫长的时间里,它曾经极为流行,也曾消失于大众的视野之中。它得到过极高的推崇与赞誉,也得到过极端的否认和打击。但不管如何,在如今的社会中,它依然存在着,并且还在向前发展着。


我们可以从天文学史、艺术史、文学史、心理学史乃至科学史中找到一串串熟悉的名字。他们相信占星学,使用占星学。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被它所蕴涵的智慧所折服。因为种种不同的原因,他们遇见了占星学——又或者说,他们有幸被占星学所选中。然后,生命从此不同。
我很难用几句话来描述占星学能够给人生带来什么。从形而上的层面来说,它有助于回答“认识你自己”这个看上去很简单,实则要花费一生去解答的终极问题;从更入世的角度来说,占星学会为我们的生活、工作和人际交往带来很多的便利,甚至是机会与蜕变。


占星学不会让我们精确知道在某月某日某个路口,我们会碰到什么事情,但确实能够让我们对于已经过去的,正在发生,以及将要到来的人、事、物都有着更为敏锐和聚焦的觉知。研究我们自己的星盘可以使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的性格和驱动力、过去经历背后的意义,以及尚没有被激发的潜能——它可能带来挑战,却也会带来巨大的回报。


而在这一两年间,我更加惊喜的发现,占星学除了在我们的认知层面提供极其丰富又清晰的描述和指引之外,同样可以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辅助决策的有力工具,无论是企业人力资源管理,还是金融期货市场分析。我当然不会认为,占星学的存在会消灭这些高度发达的专业研究的意义和存在的必要性——这实在过于狂妄与荒唐。但占星学的确会给它们提供更多线索与思路。


举例来说,金融巨鳄JP Morgan说过,百万富翁不需要占星师,而亿万富翁需要。的确,很多华尔街和其他金融中心的投资人和银行家们会向财经占星师们征询意见。在一些较为极端的流年行星状况下,他们会更加谨慎小心,避免不可承受的后果。这当然不意味着他们单纯靠占星学知识来进行工作,但这确实会成为他们知识储备与战略决策中的组成部分。


除此之外,我们可以使用卜卦占星,对于单一重大事件做出分析与决策;我们可以使用择日占星学,选择一个对事业或婚姻开展有益的时间;我们也可以使用比较星盘,求分析两个人、两个国家,或者一个人和公司组织之间的关系;我们还可以使用世俗占星学,去分析社会、国家和世界的事务发展。


占星学无法铁口直断,但却可以为能够理性认识和使用它的人,提供多一种认识和解释世界的视角。而这所有一切的运用,都需要使用者有着足够深厚而扎实的占星学基本功,才不至于在无数的技巧中迷失了方向。


20世纪以来,占星学重新在西方重新得以发展。因为现代心理学和科学的加入,以及考古占星典籍的发掘和重译,占星学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发展出了无数值得探索的可能性。它绝不仅是西方社会的流行文化现象。在英国,有着成立超过70年的严肃系统占星教学机构,有着专门的大学院系从占星学的文化、历史、社会学角度进行研究。即使是最为基本的关于行星意义的讨论,随手一搜,都可以找到数十种相关的讨论与专著。


然而,我们越对西方的占星学发展现状和成果有所了解,就越感受到中文占星研究和教学还有极大的潜力可挖。我们深信这门古老又智慧的学科,值得更为广泛的被传播、被研究和被探索。因此,我们的团队走到了一起。


在学术研究方面,我们将引入更多海外先进的占星学知识、学术理论和应用,并和值得我们尊重的学术机构进行中西相关文化的交流;而在教学方面,我们希望借鉴英国占星学派的系统方法论,结合属于我们自己的人文和世情,发展出一套适合中国学生的占星学习系统。让每一个对占星学有兴趣的同学,都能在这里找到认同和理解,找到视角与方法,甚至是找到职业与天命的所在。


这是星纬文化会持续努力的方向,也是星纬文化坚信未来可以达成的愿景。


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开始这趟占星之旅吧,愿每个人都能从中得到独属于自己的那份乐趣与收获。

 

 

 

 

 

 


孟尧
2018年12月于深圳

©2019 by 星纬文化